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骗术分享 >

小骗术网上炮制大骗局

时间:2014-06-08 15:57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点击:
只参加过几个月简单的电脑培训,他就在网上制造了惊人骗局:将砖头当作手枪卖,报纸当作假币卖,并声称能复制银行卡,能取走别人银行存款。受骗者络绎不绝,连某省级卫视欲揭真相的记者也未能“幸免于难”。
初骗得手原来“致富”有捷径

今年25岁的何本军出生在芜湖县清水镇,由于家庭经济困难,何本军高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回家种田了。2003年初,何本军看到同龄人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学了一技之长谋生,他也悄悄来到安徽师范大学报名参加了电脑培训班学习,尽管在培训班只学了几个月,但是何本军十分珍惜,不仅很快掌握了简单的操作,而且还学会了制作网页等一系列较深的知识。
那段日子,何本军整天趴在电脑上,看到很多网站进行商品拍卖,他就问朋友这样的交易如果对方不诚实怎么办?朋友告诉他,网络上确实有许多东西是不真实的,不能盲目相信,要小心陷阱。朋友善意的提醒本是让他有所警惕,不要被网络骗子骗了,但没有想到的是,这句话却让何本军生出了邪念。
何本军按照路边贴出的办证号码,制作了一个名叫王平的假身份证,然后,用这个假身份证在一家银行开了个账户,完成了诈骗前的准备工作。没过几天,有人在网络上就赫然发现由何本军发布的这样一条消息:本人通过地下渠道弄到几支麻醉枪,现在准备出售,价格是1680元,联系电话是1312504xxxx。
何本军猜想,很多心怀邪念的人都想买枪,但是谁能够买到?即使骗了这些人,他们也不敢报案,甚至不敢声张。果不出何本军所料,何本军将消息发出去的第二天就接到电话,说要购买麻醉枪,何本军将银行账户告诉了他,并向对方承诺,款存入账户后,立即通过邮局寄发货物。两个小时后对方来电话告知,钱已经按照要求存在你指定的账户上。何本军欣喜若狂,他立即找了一家自动取款机,将其中的1600元钱取了出来。
原来挣钱就这么容易!初次得手的何本军心花怒放。当晚,何本军一夜未眠,他认为已经找到了一条发财的捷径,决心大干一场。
2003年6月,何本军感到从老家农村经常往芜湖市区跑实在不方便,有碍他干“一番事业”,便在市区租下了一室一厅的房子住了下来,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何本军就一头扎在网吧里上网,发布虚假信息进行诈骗。
几个月后,何本军觉得这样在网吧上网还是不方便,他索性利用诈骗得来的钱买来一台电脑,2003年12月30日,他申请安装了宽带电信网。何本军整天泡在电脑上,发布的虚假信息从卖麻醉枪到假币、迷魂药、窃听器,甚至声称自己拥有能够复制银行卡的软件,只要你知道卡号与密码他就能复制一张与你手中一样的银行卡,轻易地将你卡上的钱取出来。他开始疯狂地在互联网的留言板上留言,后来发展到制作网站,公开叫卖等一系列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为了隐蔽,何本军先后又用王伟、刘发东等人名制作了四张假身份证,并用这四张假身份证在安徽的芜湖、马鞍山、铜陵、江苏省的苏州、昆山等地农行、工行、交行、邮政储蓄所、建行开设了17个账户,采用让受害人先打定金,货到付款的方式疯狂诈骗。
骗术拙劣上当者却络绎不绝

2004年3月,四川省成都市的陈某在网上看到何本军化名“王平”的留言,称中国“三泰(国际)商贸公司”出售麻醉枪、迷魂药、假币等物品。陈某看到留言上的电话号码和qq号,将信将疑,他没有贸然打电话,而是通过qq与何本军聊天,企图试探何本军出售物品的真假,狡猾的何本军很快就发现了陈某的真实意图。他说:“我说的都是绝对真实的,如果你不相信,只要你打出一点定金,我可以采取货到付款的方式交易。”陈某有些相信了。
陈某称准备购买一支麻醉枪和一支真枪,并在聊天中谈好价格,麻醉枪418元一支,真枪1648元一支。第二天,陈某根据何本军所提供的一个农行账户号码,往这个农行卡上存入了418元定金,何本军见陈某将钱打到了自己的账户,就通过托运公司给对方邮寄了一个包裹,但他在邮包上注明取货时必须携带发货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当托运公司通知陈某货已到,请他携带发货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取货时。陈某为了得到何本军的身份证复印件只得再次同他联系,何本军说:“你把余款打过来,我就把身份证复印件发给你,你就可以领到货了。”陈某说:“我们约定收到货后才付全款,你这不是骗我吗?”“我都把货给你发过去了,你还担心什么?万一你把货拿走了,不付余款我怎么去找你?我总不能赔本吧?”何本军在电话中提高了声音,故意显得有些不耐烦,随即就挂断了电话。陈某心想对方说得似乎也有点道理。2005年3月9日,陈某又在上述卡号上存上了1000元。何本军接到这1000元后主动给陈某打过去一个电话,显得有些歉意地说:“我们老板不让发传真,一定要你将余款付清才行,我也没有办法。”陈某见何本军说得很诚恳,再说已经付出了1418元了,只好又往这个卡上打了648元。钱全部付清之后,陈某终于收到传真的身份证复印件,从货运公司取出包裹,陈某毕竟购买的是非法物品,他不敢在货运公司当众打开包裹,就急忙找了个偏僻的胡同将包裹打开了,可是等到他看到里面的货物时,当即惊呆了,包裹里根本就不是手枪,而是两块半截的砖头。
浙江舟山的刘某是个好吃懒做的汉子,经常出入赌场,他在网上看到何本军以“龙哥”名义发布的有假人民币出售的信息后,便想购回假币在赌场放出去,洗成真币,他立即按照网上留下的电话号码与何本军取得了联系,何本军声称自己手中的假人民币质量很高,完全可以乱真,两人经过讨价还价,约定1?10的价钱成交,刘某要购50000元假币,就将5000元现金按要求存入了何本军提供的账户,没过几天,刘某收到了快递公司送来的一个包裹,刘某不敢在公开的场合打开包裹,特别在宾馆开了一个房间,可是当他打开包裹后发现里面是叠起来的废报纸。
宁波的赵某是单位的领导干部,非常有心计,特别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想了解别人在背后说了自己什么,当他在何本军制作的网站上看到有窃听器出售后,立即想购买一个。他用电话与何本军取得了联系,并详细地询问了窃听器的性能,何本军告诉赵某,他手中的窃听器是从美国走私来的,灵敏度非常高,能窃听到周围20米范围内的任何说话声,赵某听何本军这么一说,立即提出购买一个,谈定价格为1760元,何本军要赵某到银行汇760元定金,不知是骗局的赵某照办。一天之后,何本军又打电话对赵某说:“我们过去的老设备没有了,现在是进口的最新设备,还要再加1840元。”急于得到窃听器的赵某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遇到了骗子,立即又给何本军汇了1840元。这笔款子汇出后,何本军觉得赵某太爽快,便又随口编了个理由,让赵某再汇1200元保证金,等交易完成之后就将这1200元退给他,这么荒唐的理由赵某居然也相信,又顺从地给何本军汇出了1200元,当赵某拿到何本军的发货凭证与身份证传真件时,欣喜万分,以为这下就能将别人的隐私全部收集到自己耳朵里了,当他急匆匆来到货运公司取出包裹,又急匆匆回到办公室打开包裹时,发现里面是一些废电线与旧杂志,赵某的几千元就这样打了水漂。
记者调查不知不觉掉陷阱

在何本军案的受害人中,如果说有些人是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咎由自取的话,那么有一起案件的受害方就非常令人同情了。
南方某省级电视台的一个姓范的栏目记者在网络上看到何本军发出的能够复制银行存款卡的信息后,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决意戳穿其中秘密。
范记者根据何本军留下的电话号码与他取得了联系。范记者问:“你怎样让我相信你有复制银行卡的技术?”何本军说:“你在你们当地银行开个户,然后把你的银行账号和密码告诉我,如果我划不走你的钱,说明我的复制技术是假的,划走了你的钱,说明我的复制技术是真的。”范记者听何本军说得如此坚决,心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决意试一试,他在与芜湖相隔千里的当地工商银行某支行开了个账户,并在卡上存了118元人民币,然后将密码与账号告诉了何本军。
第二天,范记者到银行查询,吃惊地发现账户上只剩了一个零头18元,100元已被何本军划走,就在惊讶发呆之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话筒里传来何本军得意的声音,“怎么样?你到银行查了吗?你的钱在不在呀?我说的是真的吧!”范记者信以为真,当即向单位领导汇报,领导也对这条信息感兴趣,准备将它调查清楚,公布于众。
2005年3月18日下午,范记者悄然赶到芜湖,经过与何本军电话联系,何本军说:“你坐车到神山口,我在那里等你。”范记者急忙说:“我不认识路。”何本军当即叫范记者把手机给出租车司机接,随后出租车司机把范送到神山口。对芜湖非常陌生的范记者又打电话给何本军,只听何本军说:“我看到你了,你把3000元钱打到我的账户上。”并再次把账号报了一遍。经过讨价还价,何本军退了一步,让范记者先打800元定金。为了进一步证实何本军是否有复制银行卡的技术,范记者存了500元,然后把卡号和密码报给了何本军。10分钟后范记者到银行查询,发现钱已经被划走。
这回范记者毫不怀疑了,当他要求与何本军见面时,何本军不断兜圈子,让这位记者转了四个地方,最后在安徽科技工程学院附近,范记者终于见到了何本军,只见何本军手里拎了个黑色塑料袋子,里面有张光盘十分明显。何本军要范记者先把钱交齐,然后才让他看货。范记者提出先验货再给钱。但是被何本军拒绝。双方不欢而散。
晚上,住在宾馆的范记者觉得不能这样回去,一定要将其中的秘密弄清楚,于是他又打电话给何本军。何本军给了范记者一个qq号,范记者上网后,发现对方的网名居然叫“银行卡克隆”,聊天中,范记者决定退一步,满足何本军的要求,将2700元打到何本军的卡上。何本军答应第二天交货,可是第二天何本军又以涨价为由,要范记者再汇800元,此时,范记者所带的钱已全部花光,只得返回电视台。当范记者返回后将800元汇出要何本军交出技术与设备时,何本军煞有介事地说:“我不能卖给你这个技术和设备,如果我卖给你,你拿这东西去犯罪,公安机关就会找到我,我现在只是骗你几千元钱,不犯罪。”从此以后再也不接范记者的电话了。
何本军真的有复制银行卡的技术与设备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事后警方查明,原来道理很简单:何本军通过拨打95588捷银电话手机缴费业务,将记者存的钱划走替自己的手机缴费了。
骗子落网留下诸多沉思

2005年4月初,芜湖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接到四川等地公安机关发来的报案材料,在材料上被害人详细陈述了受骗经过。案情引起了芜湖市公安局领导的高度重视,刑警支队精锐力量立即展开行动。4月13日,自认为聪明的何本军在神山大道边被抓获,当场从其身上搜出多张假身份证与银行卡。经过简短较量,何本军对自己发布虚假信息进行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何本军被抓获后身上的银行卡上仍然有6万多元,显然这些钱都是他诈骗得来的,此前他已挥霍掉许多钱。从卡的交易记录上看,他诈骗得手多达几十起,但是警方接到报案的却只有很少几起。
沉思一,大多数被骗者为什么不报案?很显然,何本军诈骗案的标的物非常特殊,都是一些非法物品。因此,大多数受骗者都是“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何本军正是掌握了受骗者的这种心理才无所顾忌地肆意诈骗。何本军交代,有些被害人发现自己被骗后,曾经怒火中烧,他们愤怒地质问何本军为什么要骗人?何本军毫不退缩,他说:“我就是要骗你们这些想干坏事的人,有本事你们去报案呀?”
沉思二,“货到付款”让骗子钻了空子!何本军之所以要给对方邮寄砖头、报纸等废物就是钻了“货到付款”的空子,他故意让对方获悉货物到了,而又无法看到究竟是什么货物。而他们购买的东西都是违法的,根本不敢在现场打开,等到他们交了钱,来到阴暗角落打开包裹发现上当的时候,一切为时已晚。
沉思三,办案取证难于上青天!在办理此案的过程中,刑警们深深感到此案取证难,难度不仅是空间跨度大,而且绝大多数受骗者都不愿承认自己受骗的事实,个别受害人在刑警奔波上千里找上门的时候,仍然不愿意配合。办理案件刑警感慨地说:“从接到报案到抓获犯罪嫌疑人,我们仅仅用了不到10天的时间,但是此案的取证却花了6个多月,直到2005年10月下旬,取证工作才结束,此间刑警奔波了6个省13个城市,行程5000多公里,耗费了大量的警力与财力。”
警方在此再次提醒受害人,切不可打掉牙往肚里咽,这样不仅自己受损失,影响警方办案,也在很大程度上放纵了骗子,使骗子逃脱法律的惩罚。 (责任编辑:admin)
二手商品更多...
    热点内容
    推荐内容